2005年12月15日 星期四

《驚爆十三天 - Thirteen Days》

Thirteen Days   《驚爆十三天》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美國部會的運作模式,或許因為是美國電影的關係,每個人的互動都是這麼的理性且毫無夾帶私人情感,似乎每個人都是為了國家未來在付出自己的心力。反觀台灣,恰好相反,每個人的互動都是這麼「感性」且夾帶私人情感,似乎每個人都是為了個人利益在付出自己的心力,但這正是為何我們要向友邦學習,因為我們有太多輸給他人的地方。

  最初,總統、幕僚、議員的目標都是放在選舉上面,每個人都是在追求自己或是黨的利益,但是突然發生了如此緊張的國家大事,大家卻能夠放下這些如雞毛蒜皮般的事,共同為了國家付出,總統的內心也被龐大的責任感及使命感壓迫到甚至想放棄總統職位,他的心中沒有了私心,而是全新全意的想要使這個國家走向和平,我著實佩服這個政府,這個有緊急應變能力的美國政府。

  或許是因為我們現在接受的是美國文化,所以我一度深切認為美國正如自己所說,是世界警察,是為維護世界和平而存在,但是我後來懂得同時汲取多方知識之後,反而發現美國也有他霸道暴力的一面,諸如強迫別人同意它的觀點,若不同意即利用其他同盟以不正義的罪名譴責他國,甚之只允許自己擁有毀滅性武器,卻不許其他國家研發製造,若發現又再度用同樣手法對付他國。但無論如何,美國是當今第一大強國,這是無庸置疑的,儘管我曾聽專家說過,十九世紀會變成美國崛起的世紀完全是一連串的巧合所構成,我當時沒有去探討到底是哪些巧合,現在有些後悔,或許美國獨立、南北戰爭、WW1、WW2都是美國崛起的巧因之一,但是儘管我們現在去對那些巧合發出再多的讚嘆,也改變不了美國強權的事實。「弱國無外交」這句話耳熟能詳,反過來說,強國的外交想必是佔了相當大的優勢,我們即使不服,也要同意,就像片中的三軍參謀同意總統一樣。

  片中有不少四方各持己見對立、協調的僵局,例如一開始決定要戰?要和?更甚之,如何戰?如何和?中期總統團隊與官僚體系的對抗,後期總統團隊內部的意見出現分歧。中間將軍與總統的對峙我認為是相當精采的一段,將軍強烈主戰但卻仍遵守總統的命令息兵,儘管將軍他內心是多麼的不認同、不服氣總統的命令,但總不違背命令。雖然到片尾,政府爆發出參謀有可能政變的局勢(參謀抗命,但撤換參謀可能引發政變以及外交變異),但總歸是在各方的妥協之下平息,這是相當值得可取的,

  另外,有不少片中的智略、武略,是我曾經在其他電影或是書中(例如《三國演義》、《戰國策》)看過的,《孫子兵法》曾言「上兵伐謀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」,領導人應當做的便為上兵之謀。甘迺迪極力尋求和平解決的方式,若非逼不得以絕對不發生戰爭,這被三軍參謀譏為姑息主義,但這才是上上策,若是任何事情都要以戰爭解決,那便會重現過去軍國主義的慘況,使這個世界變成一個史上大範圍的戰國時代。從片中我學到許多政略手段,像是運用外交關係獲得政治支持或是交換條件獲得雙方利益(或同時降低雙方優勢),片中甘迺迪曾說「政治途徑解決會需要國際壓力」,我曾聽過類似的話,但我不知道這句話的影響範圍有這麼強,強到影響整個國家,強到動員美洲聯盟、聯合國,幾乎是美國團隊和蘇聯團隊的集團抗爭。其他手段諸如運用傳媒,不論是封鎖新聞以避免恐慌及洩密,或是運用他國新聞內容、圖片來獲得我方所需情報,這些策略極度高明,我一直以來都愚昧的以為新聞是無法封鎖的。但是反過來說,也有可能是因為當時人民獲得資訊的來源不多,逃脫不了報章雜誌電視廣播,所以才有可能實行「封鎖新聞」這種相當暴力的政策。若在現今網路普及資訊流通的社會,我想封鎖新聞或許有一定的難度,但是,這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已經與某些已被封鎖的資訊隔離,所以我才會樣認為,不是嗎?

  部會之間發生衝突、領導人與部屬之間發生衝突…戰爭與和平之間也有所衝突。儘管將軍一再強調會獲得最終的勝利,但是總統仍對開戰有一定的畏懼,因為即使是戰勝,仍就會對國力造成相當大的損耗,國家所損失的人才、金錢、設備都將會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來重振,或許他是太小心,不肯冒險,但在那個當下,他也只能做出這麼個決定,並且告訴自己「放棄自己的判斷是不道德的」,這句話是個經典,和我日常生活中的價值觀完全契合,人不一定要做出正確的決定,但你必須要做出不會後悔的決定,因為這是你的人生,你必須要自己走完這麼一遭。例如片中的阿德雷,身為聯合國代表,為了美國和平甘願自毀前程,他的決定或許不夠完美,但是他卻不會後悔,我欽佩這個人,包括他的勇氣、精神以及在片尾他所表現出來的外交才能。

  甘迺迪極力避免戰爭,儘管這夾雜著道德、美國精神以及其他現實層面的考量。但試著換個角度想想看,假使美國真的開戰並且獲勝,「美國世紀」說不定會達到另一個高峰。時局就是這樣,在當下的決定只能以那個時間點之前的所有經驗來判斷,但是後人卻可以用更加超然的角度來做研究,儘管那常被人譏笑為馬後炮或是事後諸葛。

  片中提到《八月的槍》這本書,主要內容是說World War I的時候有1千3百萬人戰死,甘迺迪對這本書是這麼說的「因為雙方軍隊都自以為瞭解對方的部署與行動,可以預測對方的意圖,但所有理論都是根據前次戰役,而局勢與科技都在變,前車之鑑已不適用。」豬玀灣事件和慕尼黑法案是片中常被參謀、總統、報社社長提到的兩件歷史事件,他們把此事當作為判斷古巴危機的《資治通鑑》,想要一切遵循古法,但是事後證明他們是錯的,甘迺迪總統才是對的,剛好可以為他片中所說的那句名言做出最佳的佐證。

  人類「如果」可以永遠不犯相同的錯誤,那麼我想這個世界會提早一千年達到《孔子禮運大同篇》所言的大同世界…即為現在。但是很明顯的,現在的世界並不是我們所推測的大同世界,反而說明,人類會一再犯相同的錯、做相同的事、然後再後悔。我們只能減少自己犯同樣錯誤的機會,而使自己更加趨向完美。

  P.S. 本文為作者一年級時,學校軍訓課之作業。

2005年12月5日 星期一

《What If?:史上20起重要事件的另一種可能 - What If?》

What If?:史上20起重要事件的另一種可能   《What If?》本身就是一本我有興趣的書,在之前我就有耳聞此書,只是我得知此書的時間適逢聯考,在那個當下我無法抽身來閱讀這本書。我高中歷史課時曾經在老師的要求之下做過關於相關報告,當時即有討論到相當多的「如果」,像是如果中國的維新革命發生在康雍乾盛世,說不定中國會搖身一變成亞洲最大的軍國主義國家,並威脅到其他鄰國。更早一點,假使工業革命發生在明朝那個經濟繁榮、文人專政的時代,或許中國會比西方早個百年達到資訊時代。

  若論近代史,前總統蔣中正退出聯合國的大膽舉動也一直是我所不能理解的,如果當時我們不退出聯合國,現在兩岸的局勢會變成這樣嗎,說不定中國早已經用外交手段統一,但也有另一種可能,共產黨因為認知無法和平統一而提早使用武力手段,那現在的世局也會是大大的不一樣。

  這些疑問和推論,因為我個人知識能力的不足,一直沒有獲得符合情理、邏輯的答案,這本書的出現恰好回答了我的部份答案,儘管此書翻譯不佳而且也有些許邏輯破綻,但專家之言總是有他的可取之處,這也正是為何我對此書有濃厚興趣的原因。

  後記:我後來在PTT的DummyHistory板看到以下這則討論,作者Trunicht。

  聯合國會籍的保有,這是實力問題而非選擇問題。國際觀則是教育問題和環境問題。當年不退出,其實也撐不了幾年,也改變不了中國想要併吞台灣的想法,畢竟中國依舊會宣稱擁有台灣的主權,不管台灣叫什麼名字,擁有什麼會籍。科威特不也有聯合國會籍,伊拉克當年不也宣稱擁有科威特嗎?不也直接進軍科威特。要不是幫科威特撐腰的美國拳頭夠大,現在科威特還是伊拉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XD